每晚一个鬼故事精选
励志故事网 > 励志故事 > 恐怖短篇鬼故事
分享到

每晚一个鬼故事精选

每晚一个鬼故事精选

导读:快跟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一起来看看为大家精心准备的每晚一个鬼故事精选吧!

每晚一个鬼故事精选

1、深夜日本剧

伴随着网络功能的日益强大,几乎包括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我们可以用网络赚钱,可以网上购物,可以网上交朋友,就算是凑桌打麻将也变得方便快捷无比,在这样可以用网络搞定生活中一切的情况下,一个可以用奇葩来形容的集体就出现了,这个集体有一个不是很响亮的名字那就是——宅男!

所谓宅男自然就是那种长期足不出户,交际圈十分的不广泛,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家的,不分春夏秋冬四季,只知道哪种游戏又要开服,饿了就叫外卖的人。

宅男的业余生活也是限定在了网上,除了聊天打游戏之外,一般的宅男都会看一些很特别的电影,就是那种来自岛国日本,场景基本上就限定在一张床上主角就两个人,没什么台词的那种电影电视剧什么的。

没办法宅男是很少有人喜欢的,就算是你很优秀,可是你天天躲在屋里不见人谁知道你是谁呀?所以宅男永远和“单身狗”是挂钩的,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我们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到了一定年龄阶段,那种需求肯定是有的,虽然我们可以自我解决,但是也需要一些视觉刺激的,因为我们还做不到凭借想象力就可以达到目的。

为了寻找视觉刺激在我们的电脑里或多或少的都存有这些东西,有时候无聊时也会翻出来看看,就算是不用来解决用作视觉刺激,打发一下无聊时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听着那样悦耳舒爽的声音,还是让人的心情有些澎湃的。

在琅岐的电脑里就有好多这样的影片,因为他也是个宅男,也是个“单身狗”,而且是很资深的那种,他平时就是靠写一些网络小说赚取日常的生活费用,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外卖的,写作之余就是看这些影片,为此他还自学学会了日语。

后来他发现虽然岛国那种成人影片比较火,受到很多人的欢迎,其实很多普通的电影电视剧也是很不错的,特别是一些恐怖电视剧,那些编剧写的也是很不错的,演员演得也很好,就像是那个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午夜凶铃》还有那个关于断脚女的故事,也都出自这个国家,正好琅岐就是一个恐怖小说写手,所以他的爱好也有成人影片渐渐的改为了这些恐怖的日本电影电视剧。

最近他又迷上了一部刚刚在大陆播出的日本电影名字叫做《日本小女孩你在哪》,讲述的是一个在抗战年代一个军官战败以后,被我军追杀,他担心自己的女儿会有危险,就将自己的女儿留给了他的一个中国好友帮忙照看着,自己经历了重重困难逃回了日本,多年以后他重新来到我华夏国土寻找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那会兵荒马乱的,早就失去了和自己那位中国朋友的联系,自己的女儿也就不知所踪了。

其实,我们是不会向他们那么凶残的,我们的抗日军队又怎么会伤害他的女儿呢?只不过当时日本兵派了重兵进行反击,我们因为武器装备比较落后最后不得不后退,残忍的日本兵抓住了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百姓,其中就有那个日本人军官的中国朋友,尽管他一再声明说自己身边的小女孩是一个日本人,可是残忍的日本人兵还是将那个小女孩和其他无辜百姓一起杀死了,当晚那对日本兵由于打了一个打胜仗,就在那个刚刚被占领的村子里住了下来。

他们杀光了百姓们没有来得急带走的家畜,将他们的粮食也都找了出来,在村子里大吃大喝,几个不慎被他们俘获的抗日英雄,被他们捆绑在拴马的木桩上,每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因为他们已经被审讯了一整天了,皮鞭似乎对这些铁骨铮铮的中国汉子起不到半点作用,那个抽打他们的日本人兵都要累死了,还是没有能问出半点有用的线索,还差一点儿被我军冷嘲热讽的给气死。

夜深了吃饱喝足的日本兵们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几个站岗放哨的哨兵,提着枪也是无精打采的不断的打着瞌睡,在他们心中还以为我们是一群“胆小鬼”,不敢夜袭他们的,其实他们最大的缺点就算在自以为是想得太多了!

当晚我军就偷偷地潜伏了回来,将睡梦中的日本兵打了个落花连着流水,好多人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被我军给他们杀死在了睡梦之中。

消灭了这些日本兵以后我军将那些被杀害的百姓尸体包括那个小女孩的尸体都集中到了一起进行安葬,在打坑的时候那些尸体就停放在一旁,每个人的身上都盖着一块白布,大家都在忙碌着挖坑,没有人注意到其中一个被白布盖住的人将白布缓缓的掀开,从地上站了起来,随手从野地上采摘了几朵黄色的小花,放在了其中一具尸体的胸口上。

这具尸体就是那个军官在中国的那个朋友,小女孩的行动大家都注意到了,只当她是在用这种方式缅怀自己的亲人,一个连长模样的中年人来到小女孩跟前慈祥的对她说道:“小朋友你认识这个人嘛?”。

小女孩儿点了点头用有些蹩脚的中文说道:“他是我在中国的爸爸,我要去找我在日本的爸爸,因为他们杀死了我的中国爸爸”小女孩的话听得大家一阵迷茫,不知道她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不过接下来小女孩的行动让大家大吃一惊,因为她竟然走到了河边,直接就跳了下去,大家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小女孩已经自水中消失了,只有一个声音还在水面上幽幽的回荡着:“我要去日本找我的日本爸爸,因为他们杀了我的中国爸爸”。

小女孩的行为让我很感动,特别是她说的那句话,日本人竟然杀了中国爸爸,你们这是欺负到老祖宗头上了。

电视剧到这里就剧终了琅岐看向窗外的夜空,想要缓解一下疲劳的眼部神经,发现在窗户上趴着一个小女孩的脸,小女孩的样子很可爱正在对着琅岐微笑,琅岐走到窗户前将窗户打开,小女忽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琅岐问道:“哥哥,我演的好吗?”。

“你演得很好,希望你可以找到你的日本爸爸,告诉他中国很欢迎他来做客,但是若是来欺负爸爸,欺负祖宗的劝他最好就不要来了,因为我们中国的父母,打不听话的孩子还是很用力的!”。

2、警 察

老张是开卡车的。

他每天夜里往邻县送石料,第二天白天拉沙子从另一条路返回。

从山里的石料厂到邻县县城,需要四个多钟头。这条路上车辆很少。

车灯一高一矮照出去,前面的路白花花的,再远,就是无边的黑暗了。

对了,两边的树很多,榆树,不是那种参天大树,而是一人多高的矮树,好像就是为了挡住人似的。没有人修剪,毛毛刺刺的。

偶尔有一只飞行物从车灯的光柱里惊惶飞过,肉翅膀连接着胳臂、身体、尾巴,长相阴森,老张怀疑是吸血蝙。

这只被老张疑为吸血蝙的东西刚刚飞过,他就看到公路右侧站着一个警察。

警察跨到路中央,挥了挥手。

老张吓了一跳,一脚刹车停住了。

这个警察瘦瘦的,他的脸在车灯前显得很白。

这里离城里有七八里路,怎么会有警察呢?

老张想,也许他是想搭车。可是,他走过来之后,却朝着老张敬了个礼,老张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公事公办。他急忙打开车门跳出去。

警察要了他的驾驶证,翻了翻,问:“你的转向灯怎么一直亮着?”

老张探头一看,右转向灯果然亮着。他记得拐弯之后他把它关了,难道是连电了?

“罚款。”老警察一边说一边掏单子。

他的车不是本地车,警察有权现场收缴罚款。

这时候对警察说好话是没用的,老张知道这一点,他只好自认倒霉,乖乖掏钱。

上了车之后,他从反光镜朝后看了看,那个警察笔直地站在公路旁,好像等待着下一辆车——公路上一片漆黑,再没有一辆车了。

他突然想到:这个荒凉的地方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警察?为什么没看见他的警车?

第二天夜里,老张再次路过那个地方,又看到那种长相阴森的活物了,它从公路一侧的黑暗中飞出来,从车的灯光中穿过,飞进公路另一侧的黑暗中。

接着,那个警察就在公路右侧出现了,他跨到公路中央,挡住了老张的车。

老张跳下来之后,警察敬个礼,把他的驾驶证要了去,像昨天一样翻了翻。

“你的转向灯怎么一直亮着?”他问。

老张探头看了看,右转向灯果然又亮了。这一次老张清清楚楚地记着,最后一次转弯之后他关了转向灯!

“这不可能呵!”他申辩。

警察掏出单子,冷冷地说:“少废话,罚款。”

交钱时,老张留了个心眼,悄悄记下了他的警号。

上了车之后,老张又从反光镜朝后看了看——那个警察笔直地站在路边,尽职尽责地朝黑暗的远方张望着。

老张在邻县住了一夜,次日一早,他去了交警队,想查证一下昨天记下的警号存不存在。

一个女警察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打了一阵子,然后告诉他:“没有这个警号。”

“他罚了我的款呵。”

女警察想了想,说:“那可能是有人冒充交警,你可以去刑警队报案。”

老张从交警队出来,正好碰见一个认识的司机,他来交罚款。

老张对他说了这件事之后,他惊骇地说:“你见鬼了吧?那个地方只有一个警察塑像,是水泥做的!”

老张的心“忽悠”一下就跌进了深渊。

第三天夜里,老张又往邻县送石料了。

这一夜更黑。

渐渐地,他接近了那个恐怖地段,那种毛烘烘的东西突然从车前飞过,差点撞在风挡玻璃上。接着,那个警察就从公路右侧出现了。

他脸色苍白地站到路中央,挥了挥手。

老张停下车,却不敢下去了,他坐在驾驶室里,不停地哆嗦起来。

警察等了一会儿,朝他勾了勾手,示意他下车。没办法,他只好打开车门,战战兢兢地爬了下去。

警察又伸手要去了他的驾驶证,一边翻弄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为什么不下来?”

老张没有回答,他死死盯着他的脸,想找出一丝水泥的痕迹。可是没有,尽管他的脸有点白,却是血肉之色。

终于,老张壮着胆子问了一句:“您是……哪儿的交警?”

老警察并不看他,说:“我就是这儿的。你的转向灯又亮了。”

老张一抖,转头看了看,那个诡秘的右转向灯真的又亮了!

“我这辆车肯定有问题……”他嗫嚅着说。

“有问题就一定要修好!出了事你能负得起责任吗?”警察一边训斥一边掏出单子:“罚款!”

老张实在忍不住了,说:“我去交警队问了,他们为什么说……没有你这个警号?”

警察看着他的眼睛,突然笑了:“———他们管白天,我管黑天,是两回事儿”

老张不敢较真,老老实实地交了罚款,拿回驾驶证,马上爬上了车。

他没有朝前开,而是把车朝后倒了倒。

雪亮的车灯照在那个警察的身上,他在公路右侧威严地挥了挥胳膊,示意老张可以走了。

右转向灯一下下地闪烁着。

老张一轰油门,把方向盘朝右扳去……

警察顿时呆成了一尊塑像!

笨重的卡车撞在了一个坚硬无比的东西上,有一种强烈的震动感:“哐当!——”

第二天,老张的车在邻县县城被另一个年轻警察扣住了。

他向老张敬了一个礼,说:“你涉嫌撞坏了警察塑像,请交罚款。”

3、长 夜

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过去是小陈的家,在十四楼。

小陈从窗子望出去,是浩瀚的夜空,下面是高高低低的楼顶。

母亲把他送来之后,锁了门,下楼走了。那厚厚的防盗门,估计大炮都轰不开。

小陈的心似乎踏实了些。

昨晚上,小陈杀了人。

他没想到,人的肚子那么软,硬实的程度竟然比不上一个西瓜。

那个人叫胡青,是市田径队的标枪运动员。这个家伙很奇怪,平时不爱说话,一双厚厚的眼皮总是耷拉着,好像永远都是那样无精打采。可是,一到了赛场上,他就变成了遭遇红色的公牛。

这套房子曾经是小陈和老婆的新房,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一年半的幸福时光,然后,老婆就被胡青夺走了。

从此,小陈就回到父母家住了。

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昨晚上,小陈得知胡青一个人在家,就带着三角刮刀去了。

胡青刚刚打开门,小陈就扑上去,把三角刮刀扎进了他的肚子。那一刻,他愣愣地看着小陈,眼皮越来越沉重,眼神越来越困倦,终于趔趄一下,摔倒在门口[lizhigushi.com]。

小陈转身就跑回了父母家。

他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一夜没睡,时时刻刻怕警察破门而入。早晨,他终于对母亲说了这件事。

母亲差点当场昏倒。

天黑之后,母亲就偷偷把他锁进了这个房子。他嘱咐母亲:“如果有人问我,你就说我离家出走了,下落不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小陈不敢开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由于小陈长时间不在这里居住,电停了,水停了,气停了,家具也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更像一个仓库,没有一丝人气。

母亲走的时候对小陈说,明天一早会给他送食物来。

小陈坐在黑暗中,想起母亲,想起老婆,忽然想哭。

月亮默默升起来。

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安静极了。

小陈轻轻走进卧室,合衣躺在床上,脑子里总是浮现胡青临死前的样子:他穿着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脚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他那双苶苶的眼睛定定地盯着小陈,越来越暗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听见防盗门轻轻响了一声。

是母亲不放心又返回来了?

小陈爬起来,走出卧室,朝门口看了看,没有人。

他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刚才是什么在响?

他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警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

他回到卧室,想继续睡觉。可是,他刚刚坐在床上,又站了起来,他忽然感到不对头。

他蹑手蹑脚走出去,眯眼朝门口看了看,倒吸一口冷气———门口躺着一个人,他脸朝下趴在地上。

这个房子里怎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人?

小陈颤颤地喊了一声:“……谁!”

趴在地上的人没有一点反应。小陈的脑袋“轰隆”一声就炸了———那直撅撅的姿势,分明是一具死尸啊。

他借着月光紧紧盯着这具死尸,渐渐看清,他穿的是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腿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

他是死在门口的胡青!

小陈好像一下被人抽掉了骨头。

他惊惶地四下看了看。十四楼,他不可能跳出去,他惟一的出路就是这扇防盗门。可是,死尸横躺在那儿,他绝没有胆量跨越他。

不过,他总不能跟一具恐怖的尸体在这个房子里度过漫漫长夜,他必须冲出去。

想到这里,小陈慢慢朝前迈步了。

他离那个死尸越来越近。

死尸的脑袋朝着门,姿势有点像个“大”字。现在,黑糊糊的死尸纹丝不动,但是,笨蛋也能想象出来,那种安静是一个阴谋。

小陈知道,他的腿刚刚跨过那个僵直的身子时,他一定会猛地抱住自己。

他走到死尸前,哆哆嗦嗦地抬起脚,迈过了他的胳膊。

死尸竟然没有动!

现在,他的另一条腿也成功地迈过了死尸的胳膊,站在了门前,快速地伸出手,要拉开防盗门的大锁。

可是,锁没有开,小陈蓦地意识到:外面反锁着!

他一步跳过死尸,踉踉跄跄退到卧室门口,死死盯着那具死尸。

完了。

今晚上,他必须要跟这具死尸在一起了。而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现在,惟一的办法是给家里打电话求助,可是,这个房子的电话早就停机了,而他又没有带手机。

他靠在了墙上,雪白的墙上铺着朦胧的月光。而月亮照不到那具死尸,他躺在黑糊糊的阴影中。小陈不错眼珠地盯着他。

时间似乎也变成了死尸,停滞不前了。

假如,现在他呆在医院的停尸房里,那还好一些,毕竟那些死尸都有来头。可是,这具诡异的死尸莫名其妙就出现了,这最令他恐惧。

他是怎么来的?

小陈开始紧张地思索。

他能不能是父亲呢?

父亲也有这个房子的钥匙,他的身材跟胡青有点相似。而且,他是个酒鬼,经常烂醉如泥。也许,今晚他又喝醉了……

要证实这一点,小陈只有把他的身子翻过来。这次,小陈死活不敢了,他怕看到他肚子上插着一把三角刮刀。

另外,父亲从来就没有这身运动服。

他退回到卧室,把门紧紧关上,聆听动静。

他知道,这具死尸既然出现,那么,这一夜绝不可能平安过去。

他熬了一阵子,终于又打开门,探头看了那具死尸一眼。

他的胃又抽搐了一下———那具死尸依然在那里躺着,但是,小陈却看出,他的姿势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他摆出了一个奇特的姿势。

他动了!

小陈抖抖地朝前走了几步,弯下腰仔细看,死尸呈现的是一个掷标枪的造型!

小陈的魂儿都飞了,他跑回卧室,把门紧紧关上。

现在他已经肯定,这具死尸就是胡青!

房子里没有一点动静,只有小陈病态的心跳声。整个世界都睡了,只有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隔着门板在对峙。

小陈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许已经过了午夜。

他想打开卧室的门,再看那具死尸一眼,却不敢。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天明。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听见外面又有声音了,很轻微,就像一双袜子在地板上行走。

他打了个冷战,轻轻站起身,走到卧室的门前,无声地拉开门,伸出头,朝死尸看了看,怵然一惊———死尸已经转过来,脑袋朝着卧室的方向了。他依然脸朝下趴在地上。

小陈猛地关上卧室的门,惊惶地四下张望,希望找到一个硬实的家伙拿在手里。

卧室里除了一张床,空空荡荡。最后,他看见了窗台上的一只白色花瓶,走过去抓在了手中。实际上,这只花瓶连老鼠都打不死。

外面又没有动静了。

他静静地等待了很长时间,悄悄拉开门,那具死尸已经爬到了客厅中间的位置!尽管他依然脸朝下趴着,但是小陈分明感觉到,他的前进势不可挡。

小陈猛地把手中花瓶朝他摔过去,遗憾的是,花瓶并没有打中他,而是在他的脑袋旁边摔碎了,声音惊天动地:“啪!”

接着,他再一次把卧室的门关上,躲在房间的一角,瑟瑟地抖。现在他连花瓶都没有了。

房子里还是那样静。

小陈紧紧攥着双拳,感到手心里空空的,肠胃里空空的,整个世界空空的。

又有声音!

好像有一双手在抚摸卧室的门板。

小陈不能再等了,他孤注一掷地走过去,停在门前,猛地把它拉开。

死尸直直地站在他面前,正是高大的胡青,他的脸在月光下显得十分的苍白,那绝不是一张活人的脸。他的一双厚眼皮依然沉沉地耷拉着,无比困倦地看着小陈。

小陈下意识地朝他的下腹部看了看,运动服上有一个很小的口子,一点不明显,呈“十”字,口子周围隐约有血迹。

接着,小陈就看到了他手里的那把三角刮刀。

那是小陈的三角刮刀,他把它拔出来了!

胡青困倦地盯着小陈,一步步走进来。

“我…来…还…你…刀…子…”胡青怪声怪调地说。

小陈连连后退:“不,不,不!”

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刀子还是还给他了,就插在他的下腹部。

……昨天,小陈那一刀扎得并不深,这个体格健壮的标枪运动员跌跌撞撞跑下楼,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他在医院只躺了一天。

晚上,胡青来到了小陈家,发现他不在。出来时,他看到了小陈的父亲,醉卧在楼道口。

他从这个醉鬼身上翻到了钥匙。

<small id='bbdbfc'></small><noframes id='bbdbfc'>

  • <tfoot id='bbdbfc'></tfoot>

      <legend id='bbdbfc'><style id='bbdbfc'><dir id='bbdbfc'><q id='bbdbfc'></q></dir></style></legend>
      <i id='bbdbfc'><tr id='bbdbfc'><dt id='bbdbfc'><q id='bbdbfc'><span id='bbdbfc'><b id='bbdbfc'><form id='bbdbfc'><ins id='bbdbfc'></ins><ul id='bbdbfc'></ul><sub id='bbdbfc'></sub></form><legend id='bbdbfc'></legend><bdo id='bbdbfc'><pre id='bbdbfc'><center id='bbdbfc'></center></pre></bdo></b><th id='bbdbfc'></th></span></q></dt></tr></i><div id='bbdbfc'><tfoot id='bbdbfc'></tfoot><dl id='bbdbfc'><fieldset id='bbdbfc'></fieldset></dl></div>

          <bdo id='bbdbfc'></bdo><ul id='bbdbfc'></ul>